大模型开打价格战 加速行业出清还是劣币驱逐良币?

继“百模大战”以后,大模型或迎来“百模价格战”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字节跳动、阿里巴巴、百度、智谱AI等多家国内大模型厂商均调整了旗下大模型产品的定价策略,打响了大模型领域的价格战,在行业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。

  作为一个新兴技术,大模型在经历了一年的“技术狂飙”以后,算法更新与模型能力提升似乎已有所放缓,一些厂商开始选择将精力更多地放在优化用户体验、降低使用成本上,推动大模型商业化加速落地。业内人士普遍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,在大模型成本高企、商业模式尚未得到验证的情况下,价格战在加速竞争实力差的企业退出市场的同时,也可能会让一些专注于模型能力的初创公司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,需警惕劣币驱逐良币。

  大模型厂商开打价格战

 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不断压低价格、发放铺天盖地的补贴是企业跑马圈地、争夺用户与市场的惯常做法。这样的做法,也在向大模型领域蔓延。

  5月21日,阿里云发布降价公告,对通义千问9款商业化和开源模型的价格进行大幅降价。其中,对标GPT-4的主力模型Qwen-Long输入价格降至0.0005元/千tokens(文本处理的最小单元),降幅达97%,输出价格降至0.002元/千tokens,降幅达90%。1元钱可以买200万tokens,相当于5本《新华字典》的文字量。

  阿里宣布降价后,百度立即跟进,宣布文心大模型的两款主力模型ENIRE Speed、ENIRE Lite即刻起全面免费,开启了大模型API(应用程序编程接口)调用的“免费时代”。据百度有关负责人介绍,这两款模型于今年3月推出,支持128k、8k上下文长度,是目前百度文心大模型系列中服务用户最多的模型型号。

  阿里与百度激进的价格战略,直接的导火索是一周以前字节跳动大幅降价的举动。5月15日,字节跳动宣布豆包大模型正式开启对外服务,豆包通用模型pro-32k版、pro-128k版在企业市场的推理输入价格仅为0.0008元/千tokens、0.005元/千tokens,较行业降幅分别达99.3%、95.8%,推动大模型从“以分计价”进入到了“以厘计价”阶段,并声称已经击穿了大模型行业的最底价。

  一周过去,这个最底价被接连无情击穿,也让大模型价格战的火药味越来越浓。记者梳理发现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降价已经成为大模型厂商的共同策略。不仅是字节跳动、阿里、百度这样的科技大厂,不少中小厂商也纷纷宣布降价。例如,大模型初创公司智谱AI将旗下入门级大模型GLM-3-Turbo(128k上下文)的价格从0.005元/千tokens降低到0.001元/千tokens,降幅达80%。私募巨头幻方量化旗下的大模型DeepSeek-V2(32k上下文)价格降至每千tokens输入0.001元、输出0.002元。

  华龙证券研报表示,随着国内外大模型厂商技术角逐进一步激烈,大模型行业开启价格战信号明显。通过降低价格门槛,大模型厂商有望吸引更广泛的企业用户群体,从而进一步平衡收入和成本。同时,更多C端用户有望免费使用基础AI应用,庞大的访问量有助于企业进一步提升模型服务能力,完成良性循环。

  技术进化与

  商业提速共同驱动

  大模型领域常说的token,简单理解就是模型输入和输出的一种基本计量单位。目前,向C端消费者免费、以API调用量为标准向B端企业及开发者收费是大模型厂商的主流选择。此轮多家厂商将API调用量价格进行下调,主要面向的也是企业及开发者。

  大模型算力与研发成本高昂,盈利水平亦有限,为什么价格战却已早早打响?记者梳理业内人士意见发现,这背后主要有技术以及市场两个方面的考量。

  技术层面,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王鹏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,大模型厂商在算法优化、算力提升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,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服务,降价也是成本优化的直接体现。在谈及豆包降价策略时,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总裁谭待曾公开表示,降价的基本逻辑是有信心用技术手段降低成本。据介绍,通过持续改进模型结构和训练方法、采用分布式推理和混合调度等手段,字节跳动实现了整体成本的优化,为降价赢取了空间。

  市场层面,赛智产业研究院院长赵刚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大模型厂商打价格战,核心目的是抢占市场、争取用户,加速商业化进程。王鹏亦表示,通过降价或免费策略,大模型厂商能吸引大量企业和开发者对API的调用,增强企业和开发者与平台的粘性,提升品牌知名度,进一步培养和完善AI应用的生态系统。

  “一个人现在创业,如果要花1万块钱调用大模型,可能会觉得有点贵。我们把价格降到1%都不到,100块钱就能用起来,他的想法就更容易尝试。”在谈及豆包降价策略时,谭待说。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阿里的通义千问API日调用量过亿,服务9万多家企业用户;百度文心大模型API日调用量超过2亿,服务超过10万家企业用户;字节跳动以低价面向B端市场推出豆包大模型,或希望能够尽快抢占更多市场。

  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,对于很多企业客户而言,选择了一家大模型产品进行部署后往往不会轻易更换。因此,以低价吸引更多“第一批客户”,是驱动大模型厂商加入价格战的重要驱动力(3.390-0.03-0.88%)。同时,扩大用户规模也有助于利用规模效应大幅降低模型推理的单位成本,并行成“数据飞轮”,加速大模型性能的提升。

  行业加速洗牌

  警防劣币驱逐良币

  “我们也希望能够在爬楼梯和看风景之间取得一个平衡,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更多地把精力、把优先级放在爬楼梯上,而不仅仅只是去看风景。”在5月18日举行的一场论坛上,打造了爆款大模型产品Kimi的大模型创业公司月之暗面创始人杨植麟说。

  然而,在价格战的步步紧逼下,大家都在挤着“看风景”,对于一些想更专注于提升模型能力,而且没有大量资金去“铺市场”的小厂来说,“爬楼梯”的时间可能不多了。

  随着字节跳动、阿里、百度等大厂加入价格战,一场血雨腥风的淘汰赛也即将打响,行业或加速洗牌。赵刚表示,此前由于大模型技术创新迭代速度非常快,一些大模型企业研发投入不足,比较依赖开源大模型,技术实力不足。“大模型市场将重新洗牌,市场集中度将有所提高,一些产品成熟度不高、资金实力不强的企业可能在价格战中被淘汰。”赵刚说。

  同时,即使拥有较强的技术实力和较成熟的产品,“卷价格”对于大厂与小厂的影响也是完全不同的。王鹏告诉记者,大厂能够利用规模效应和资源优势,通过多元化盈利模式和增值服务来平衡降价带来的影响,而初创公司则可能会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。赵刚认为,价格战将会为头部大模型企业带来更多的收费用户和应用场景,实现薄利多销的目标。从收入上看,有竞争力的大模型企业收入可能反而会增加。

  “对大模型企业而言,关键是其拥有的资金能否帮助企业支撑到盈亏平衡的拐点。因此,对大厂和融到资金的创业公司,价格战是保持市场竞争优势的重要手段;而对资金紧张的创业公司,价格战可能就是让企业淘汰出局的致命一击。”赵刚分析称。事实上,在字节豆包大模型大幅降价以后,有国内明星AI公司的内部人员就表示,已经有一些客户在问询其产品是否会跟进降价,“大家似乎都在期待着更低的价格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国内还是国外,性能最先进的大模型产品往往并非直接来自科技巨头,而是由更专注于技术创新、模型打磨的创业公司打造。一名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,依靠雄厚资金与算力储备去抢占市场、做类似于互联网时代的“模式创新”,这并非创业公司的强项。若未能获得更多的融资支持,它们在陷入“价格战绞杀”之后也将变得更加被动,需要警惕劣币驱逐良币,从而拖累大模型技术进步的情形发生。

  不过,在任何一场价格战中,无论商家如何“搏杀”,用户至少短期来看都能从中受益。“大模型降价降低了企业采纳AI技术的门槛,能够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。同时,AI技术的应用也有助于企业提升运营效率和降低经营成本。”王鹏表示。对应用层的创业公司而言,赵刚认为价格战是一个利好,因为这意味着大模型的调用成本大幅降低,有利于创业公司加快创新步伐,开发出更多商业化的大模型应用,促进大模型技术的普及与推广。

文章转自https://finance.sina.com.cn/roll/2024-05-22/doc-inawaart4860402.shtml

卷扬机

2024-05-22 09:37